您的位置:

吾失老家

来源:法治文化 发布时间:2017-11-08 浏览次数:239 【字体:

原来,我是有老家的。

我的老家在秦岭山脚下,是一个百十户左右人家的小山村。一条小河绕村而过,河水一年四季清澈透亮,水里随处可见悠悠然忽东忽西忽南忽北的小鱼儿小虾儿,晌午端的时候,时不时能看见爬到石头上晒太阳的河鳖。河边,永远有洗涮衣服什物的大姑娘小媳妇碎妮子,偶尔,也有来河里饮水的驴马牛羊及山上下来的野物野鸟。人家全掩映在湛蓝湛蓝天空下的那片郁郁葱葱的林子里,在远处,如果不认真仔细的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那里有个村落。我的老家就在这树林子里,我的父母亲就生活在这树林子里,就是院子里外栽种了很多翠竹的那一家,竹子都是我父亲栽种的。

这个院落是我几十年来始终魂牵梦绕的地方。不论是在不毛之地的贺兰山下戈壁滩当兵,还是在青海武汉西安等城市读书工作的时候,我都以为自己是个流浪在外的游子。所以,那时我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秦川游子。只要是有节假日,在节假日之前的多少天,都是惶惶然处在亢奋状态,忙碌、紧张、纠结、忐忑。准备着回家携带的礼物,准备着回家的车票,火车汽车哪怕是顺路的大卡车,怎么都可以,只要能快快回到老家,能尽快看到我的老父母。只有回到那个地方,我的心灵才是坦然的平静的,我的疲惫的身心才能得到彻底的慰藉。说实话,我不是个孝子。父母亲养育我十八年,之前一直在读书,刚刚可以帮家里一把的时候,我却远走高飞了。这些,父母亲没有说什么,但我心里有愧。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父母亲才能做到辛辛苦苦付出十八年的心血而不求回报,无怨无悔。在这里,我深刻理解了,因为有了对故乡对父母无限的爱,才有了战士对祖国义无反顾的忠诚!

可是,人无百年好,老父亲走了!

自从老父亲去世,我心中的圣殿就彻底坍塌了,因为母亲是先父亲离开的,我就没有老家了。我就再也不愿意回自己出生的曾经给了我无限欢乐和故事的地方了,那个地方在灵魂深处已经与我无关了。虽然我知道那里的黄土下有我的父母,但阴阳两分,我见不到他们。原来熟悉的温馨的农家小院,现在也让我望而生畏,我不敢踏进那个院子。那个院子现在是破败不堪,杂草生长得房檐那么高,里面没有了以往的热热乎乎,欢声笑语了,物是人非,冷冷清清,阴阴森森。踏进去,我就心痛,撕心裂肺,泪流满面。我现在成了名副其实的游子了。有什么委屈苦闷,无人可以诉说,有多少痛多少苦,也不会有人像父母那样理解我,关心我,安慰我。所以,现在过年过节,我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慌乱,对什么都是漠然视之,无所谓快乐,无所谓好坏。只希望在梦中能看到我勤劳朴实勇敢智慧的父亲和慈祥善良坚韧孝贤的母亲,但他们不愿意打扰我的生活,我一次也没有梦到他们。现在,我也慢慢的老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告诉我的儿子,将来我死了,能将我埋在父母亲的脚下,我这个不孝的儿子要陪伴在他们的跟前永远不再离开。

(闫录慧)